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西施凤爪料理店】(完)
【西施凤爪料理店】(完)
字数:162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正文:这是一个很混乱的时代,怎么说呢,由于染色体的严重退化,平均每一万名新生儿中只有一个是男性,而尽管提供了顶级的医疗措施,男婴的夭折率依然达到高的惊人的50% . 于是成年男性只剩下唯一的任务就是延续人类的种群。

  大量的生育,大量女婴的出生只换来了占人口不到1%的男性。因为性别的严重失衡,人类社会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然而任何时候人类总是能找到自我调节的办法,解决过多的女性人口和满足越来越紧张的粮食供给,这两个问题同时出现的结果就是女性开始变成了一种合理的食物来源。

  女性从岁起就可以被合法的宰杀,女孩的母亲们可以把自家的女孩在养到岁以后岁以前送到公安部门登记为肉畜,(因为男性太少,此时的家庭通常是两个女人甚至数个女人组成的。适龄女性经过生育优选合格,就可以定期从政府领到少量的精子用于生育。如果碰巧可以生出一个男婴,并且能存活下来,那这个母亲就可以一跃成为接受国家供养的贵族,而家里的女孩子们,除了一两个非常优秀的幸运儿以外,大部分都会被母亲们当做肉畜卖上一笔钱,供自己养老)如果孩子满足被宰杀的基本要求,就会给孩子的父母发放「肉畜证」,当然最基本的标准是身高体重不能超标,如果是胖子那是没资格成为肉畜的,还有就是样貌必须要好看,不然也是拿不到证的。之后可怜的女孩子们就会被送到官方的肉畜市场进行出卖和宰杀,出卖所得的除去不菲的税金以外都会返还给女孩的母亲们做为她们失去女儿的补偿。  当然,任何时候都不会缺乏非法途径,一些不法分子不愿走合法路径,他们会在街上或潜伏在学校周围肆意捕杀女孩,之后这些被捕捉到的女孩会被送到各种地下饭店。这些饭店比合法宰杀的更能激起人们的性欲。当然这样被非法宰杀的女孩子只有出得起大价钱的人才能吃得到,许多十分优秀的女孩子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人端上餐桌,只吃上几口又被扔进垃圾堆。
  此外,女人如果活到超过岁就获得了与男性相同的公民权,是不能成为肉畜的。岁以后的她们只有吃别人的份了。当然,因为从小的教育和媒体的洗脑,活过30岁还没有成为肉畜被女人视为一种耻辱。许多女人眼看快到30岁了,经常会把自己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亲戚、朋友、同事甚至街边小店,有不少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女强人、女高管就是在些不起眼的小快餐店里变成了一只只水饺混沌甚至变成了狗粮。

  言归正转,回到我们的故事中来。这是一个安静的小城。两面环山一面临海,因为既有山珍又不乏海味,从很久很久以前这里就以各类美食出名。城西有一条繁华的街市,是这座城市最著名的一条美食街,短短几百米的老街上汇聚了许多全球知名的餐饮老字号,无数餐饮帝国就是在这条老街上踏出第一步的。

  在这条街上有一家店装修得非常简单,青砖灰瓦、樟木门梁,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处处用料不凡。「西施凤爪料理」几个精致的金属发光小字镶嵌在门边一人来高的细长黑色石牌上,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卖卤菜的地方,其实这里是一家极高档的肉畜餐厅,这家店专门以女性嫩脚为食材制作料理。这家店虽然普通人了解得不多,但是在全球的饕餮客心中,这里却是非去一次不可的圣地。
  据说这家店幕后的老板也很有来头,因为这家店不仅出售合法渠道进购的女肉,还公开出售非法途径获取的肉畜,这在全球都是很少见的。他们在全世办各大城市都设立了搜捕队,专门捕杀容貌姣好而且长着一双美丽嬾脚的优质女孩,来满足各位食客挑剔的味蕾。

  沈康玲今天很高兴,因为她的毕业论文总算被导师通过了,一想到以往导师那张布满褶皱的脸今后再也不用见到了,沈康玲就觉得异常的兴奋,决定叫上闺蜜一起上街玩玩。于是她拿出手机给徐薇打了个电话。

  「喂,薇薇啊,晚上有空不?一起出来玩玩吧」  「哟,是小玲子啊,终于想起我了啊!怎么不挑灯夜读继续你的研究生大业了么?」

  「哪啊,我不是天天想着你的嘛,只是我那个「褶皱导师「太没人性了,整一个毕业论文足足让我重写了次才让我毕业,这不论文刚过了嘛,想出来放松放松,你知道哪有好玩的吗?哦,我现在饿死了,中午饭都没赶上吃,赶紧带我吃东西去。」

  「我靠,到9 点多了你还没吃晚饭,中饭也没吃?还和以前一样,以做起事情了就忘了吃。真不知道这几年我不在你身边你是怎么活过来的。得,你现在在哪?我出来接你,带你吃点特色小吃去。」

  「哎,没办法啊,要是今天再不赶出来,我这几年的辛苦就白费了。对了,我们去吃啥?我记得上次那个「伍氏猪蹄「不错,滑而不腻,喷香的」

  「还什么猪蹄啊,城里新开了一家餐馆,最近老火了,我带你尝尝鲜去,不过话说回来也和「蹄「脱不了关系。」  「哦?那是什么」

  「先不告诉你,你在学校门口等我,分钟我就到。」  「好的,那先就这样了,拜」

  「嗯,拜。」

  10分钟后,一辆丰田车停在了学院的大门口,一个穿着很时尚的女孩,看起来不过来岁的年龄,一双大眼睛不是泛着狡黠的光芒。打开车门冲着在校门口一个人呆呆站着穿着白色外套的女孩喊道:「玲玲,快过来」  只见那白色女孩转过身来看清来人,飞快的走上前去抱着来人兴奋的说道:「薇薇,总算见到你了,这么久不见,我快想死了,总算熬出头了」

  徐薇这时仔细打量了沈康玲一眼:「哎呀,才一个多月没见,你怎么就瘦成这样了,这么大个人了,还不知道照顾好自己。」

  「唉呀,快别说了吧,带我去吃东西吧,我真的饿狠了」  徐薇无奈的看着她说道:「真拿你没办法,上车吧,先带你去开开胃。」

  「去哪?」

  「到了就知道」

  15分钟后,徐薇把车开到了西施凤爪料理店旁的停车场。对着旁边的沈康玲说道:「就是这咯,怎么样,以前没吃过吧。」

  沈康玲弱弱的想徐薇问道:「这就是你带我来尝尝的新鲜问道?」

  徐薇眼睛一眨,说道「对啊,这个店月初才开张,只卖美女人蹄,其余什么也不卖,真不知道他们把肉畜的其他地方弄到哪去了,想想就是浪费啊,一个肉畜身上那么多好东西,虽然脚丫也好吃,但其他的也不能浪费了啊。真是暴殄天物!」

  「可是,长这么大我还没吃过人肉呢,小时候,我对面的邻居家一个小我几岁的妹妹,很漂亮的,后面听说她们家在她17岁就把她送去宰杀了,我觉得挺可惜的。」

  「你啊,习惯就好了,听说这里的脚丫味道不错,虽然做法很单一,但做出来的味道就是不一样,刚开业那会我一直想来吃,可是想到还有你就一直拖到今天才来。好了,进去吧。」

  徐薇把车停在了饭店门口,和沈康玲一起下了车,走进了餐馆内。餐馆里的布置也不是很特殊,但说唯一一点区别就是,墙上挂着很多女孩的照片,下面都是一些这些女孩的生前简介。可能是老板觉得人和动物还是要区别对待吧。
  沈康玲和徐薇一进门便有个年轻的女服务员迎上来,对着她俩说:「两位美女,里面请。」说完,便领着她们向一张空桌子上走去。

  晚上9 点多,客人还是比较多的,沈康玲和徐薇边走边打量着周围的顾客,看着那些客人一个个吃着很享受的模样,还有那一双双线条优美的美女嫩蹄,其中还不乏看起来只有多岁的小嫩蹄,沈康玲突然感觉自己不仅是食欲来了,更多的是……偏头看了一下身旁的徐薇,见她正用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自己,沈康玲突然脸一下就红了,低着头默默的向桌子走去。

  服务员把她们领到桌子上时,便对她们说「我们这没有菜单,基本上烹饪方式都是水煮、清蒸或者烧烤的,您可以根据肉畜的年龄选择萝莉蹄、少女蹄,或者根据肉畜接受宰杀时的穿着选择长袜腿、丝袜蹄、棉袜蹄、裸蹄,当然追求新鲜的话您也可以现场挑选现场宰杀。」

  沈康玲听完疑惑地问「怎么还有丝袜脚?难道袜子也可以吃么?」

  服务员听完薇薇一笑,说道:「袜子当然不能吃,只是呢,有些顾客有着爱好,这样不仅能更好的勾起他们的食欲,同时也能勾起他们的性欲,脚丫端上来后,他们往往会先拍完照,然后把袜子脱掉再吃,吃完后,袜子上会贴上我们这的小标签,袜子可以带回家做纪念。而且丝袜都是女肉畜生前穿着的原味丝袜,并不是脚剁下来后后来穿上去的,这样就会让人更有欲望。当然,如果客人需要,我们也会把肉畜生前穿的鞋子卖给他们。另外如果付得起钱的话,肉畜的头颅我们也会经过特殊的防腐处理出售给客人,这颗头颅可以用作观赏收藏,最重要的是,经过处理后的头颅可以随时食用,在常温下一百年不会变质。」

  沈康玲接着问:「生前穿的袜子?那袜子不是有很多细菌吗?他们不嫌脏吗?」
  服务员耐心的解答着:「当然不是,一般宰杀女肉畜的过程是先用断头机把肉畜的头颅砍下,之后等血液放干净后,再把肉畜的脚丫给剁下来,之后其他部位送去别处分别处理。如果肉畜是在我们这宰杀的话,肉畜的头颅由我们保管。
  当然,我们保管的头颅只负责出售给客人,不会进行烹煮,至于客人拿着头颅回家时观赏还是食用就不关我们的事了。而且宰杀的时候肉畜都是穿着衣物的,除非客人特别要求,否则我们是不会裸杀的。剁脚的时候,我们会直接从小腿处,用专门的剪骨钳连同鞋子一同将她们的嫩蹄剪下来,经过处理后,放在玻璃柜内供客人挑选。有一点请你们放心,这其中各种防腐剂、杀菌剂都是近几年来最新的科研成果,绝对安全,而且我们的餐馆是符合国家各项饮食卫生标准的,请你们放心食用。」

  服务员说了这么多,没有一点不耐的模样,显然是有极高的职业素质的。徐薇虽然觉得再问下去有点不好意思,但因为她从小就对女孩的丝袜脚特别感兴趣,所以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难道每个肉畜生前都只穿丝袜,不穿其他的袜子吗?」
  服务员依然耐心的回答着:「一般像8-15岁年龄段的女孩大多穿棉袜,年龄稍大点的不穿丝袜的也很少。

  当然袜子您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自行挑选。

  如果肉畜当时穿着丝袜,我们会立刻对其进行宰杀,最多也只是延期一天就宰杀。如果肉畜没穿丝袜的话,那么我们会让她在我们这里休息一晚,第二天早晨给肉畜换上客户指定的丝袜和高跟鞋,等到下午4 点的时候再对她们进行宰杀。
  我们这的现宰肉畜,都是不会停留一天的,如果一天后没有客人要求,我们也是在当天下午4 点对该肉畜进行宰杀,之后把她的人蹄放到玻璃柜内等顾客挑选。」

  听着服务员说完,两个人感觉自己身上不明的欲望升腾了起来,这时沈康玲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了你这么久,其实我们也觉得这挺新鲜的,所以不免多问了些。」  这时服务员依然微笑着说道:「没关系的,这是我的工作,我们这的规定是每个桌的客人都专门配备一个服务员,专门解答客人的疑惑。」

  听到这话沈康玲不免微微放下心来,接着问道:「那你们这的价格是怎么算的?」

  这时沈康玲突然说道:「薇薇,我们先点一双吧,先尝尝味道,好吃了再点。」
  徐薇无奈的看了沈康玲一眼:「那好吧,呵呵,小丫头,待会第一个叫着还要的人肯定是你。」徐薇了解沈康玲有个小毛病,凡是第一次吃的东西,无论别人说多好吃她都只先尝一份,等发现确实很好吃的时候,便和饿死鬼投胎似的,拦都拦不住。

  服务员微笑着记下了,便接着问:「你们是需要现场参观宰杀烹饪的过程吗?
  要不有的客人会说我们拿现成的冒充的,只有你们亲眼看了才放心。」
  两人听完默默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发现了莫名的神光,只听徐薇说道:「还可以参观宰杀烹饪的过程?这是我从小的愿望啊。」

  服务员说道:「当然,参观过程是不收任何费用的。当然,我们这只是简单的宰杀,就是把肉畜断头放血后,把脚丫剁下来,其余部分我们是送到专门的处理厂处理的,这里是看不到的。」

  徐薇听完微微有点失望,不过依然很兴奋的说:「那好吧,我们去看看吧,玲玲,你要去看不?」

  徐薇知道玲玲是个很内向,胆子也很小的女孩子,平时杀鸡杀鸭都看不了,何况是杀人了。不过还没等徐薇想玩,就听到沈康玲轻轻的说了一声「好。」这时她们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彼此眼底深藏的那一丝欲望。

  沈康玲和徐薇被服务员领到了餐馆里间,到这里她们才发现,原来这餐馆后面和宾馆的布置差不多。服务员告诉她们,现宰的肉畜最多也会在这里住上一天,所以她们这人生的最后一天的生活质量是很高的。除了高档的生活设施外,每个房间还有专门的宰杀和烹饪用具,也就是说,肉畜只要进了这个门,就会在这里被宰杀烹饪,整个过程都在整个房间里,这一生也就出不来了。这时服务员指向旁边那个大厅说:「那边是储藏大厅,放着的是被剁下来的脚丫,如果不喜欢现宰的话,就要到那里挑选被剁下来现成的脚丫。两位要去看看吗?」

  沈康玲和徐薇顺着服务员指向的地方,看到一个宽敞的大厅,里面整齐的放着一排排玻璃柜,在这个角度看着玻璃柜内放着一双双高跟鞋,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卖鞋子的呢,徐薇当即表示要过去看看。

  进到大厅里,里面的气味很干净,并没有想象中的脚臭味,反而是一股淡淡的清香。这时徐薇疑惑的说:「虽说人蹄很好吃,可是一些女生也会有汗脚啊,为什么都闻不到脚臭味呢?」

  服务员说道:「肉畜宰杀前都会给她们清洗,如果脚臭比较浓的肉畜我们会对她们进行专门的汗腺祛除的手术,所以这里剁下来的脚不会有太多异味的,这点你们放心。当然了,如果你们对脚味有特别的需求,我们也可以帮您准备,不过需要提前预定。」

  此时,俩人也顾不得服务员说的话了,她们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一双双迷人的脚丫。只见每个玻璃柜约有半人来高,脚丫分前后两排放置在玻璃柜内,每双脚丫都有一个独立的锁柜,脚丫都穿着高跟鞋,其实看上去就和商场里卖鞋子的样子差不多,只是每双鞋子里都盛着一只白嫩的小脚,因为断脚不是从踝关节处斩断的,而是从小腿处剁下来的,所以可清晰的看到断口处那白白的胫骨和周围裹着一圈肉,肉的颜色有些白,应该是都放完血了,看起来很新鲜的样子。每双脚的两只都是左右并列放着的,在鞋尖处有一张大卡片,卡片上印着肉畜的大头像,以及生前的一些简介。

  沈康玲的目光这时紧紧的盯着一双水晶丝袜脚,这双脚穿着白色的绑带高跟凉鞋,鞋码大概在35左右,因为放血的缘故,皮肤透过水晶丝袜显得非常白皙光滑。丝袜脚的断口处看起来非常纤细,想必主人生前一定有着一双纤长的美腿。
  视线转移到脚丫前放着的那张卡片上,上面是一个看上去有些稚嫩的脸庞,五官很清秀,眼睛看上去很有神,鼻子有点翘,整张脸看上去非常可爱。只见上面写着:赵晓雯,女,日被父母合法注册为肉畜。简单的几句话,沈康玲突然觉得脑海深处的记忆涌现出来了,那时候的晓雯妹妹还是个只有来岁的天真的小丫头,沈康玲还记得小时候每次去晓雯妹妹家里玩,她那双让人羡慕的长腿总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没想到多年后,面对的只是一双冰凉的肉蹄,让沈康玲不甚唏嘘。要是晓雯还活着的话,现在已经过了20了吧……「这里的货物无论时间长短,都和刚剁下来时一样新鲜,不会有任何变化,这都是因为我们那特殊的防腐剂,现在做人肉饭馆的基本上都配备了这种防腐剂,所以,无论肉畜宰杀多久后都一样新鲜,因为毕竟人肉比动物肉要贵上许多,所以一些成本也相应提高了不少。」服务员淡淡的声音打断了沈康玲的回忆,但是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说道:「你们这的每一双脚的头颅都有吗?」

  「有的,我们这的脚丫来源有两种,一是被合法注册为肉畜送来我们这宰杀的,我们宰杀后把脚丫和头颅留下,其余部位再送到处理厂加工;二是,我们上级部门调过来的脚丫,每只脚丫都有对应肉畜的生前头颅。」当然还有一种是非法捕杀的服务员并没有说出来,不过也和第一种方式一样,只是合法与非法的问题,这些事不会说出来的。

  「那我想要这双脚丫的头颅。」沈康玲指着那双标签上写着赵晓雯名字的脚丫说道。

  「是这样的,就像我前面说的,头颅是不单独卖的,只有在脚丫被卖出去后,头颅才对吃掉该脚丫的客户出售,如果该客户不要,那么该头颅就会被送到专门加工头颅的地方进行加工出售。简单的说就是,脚在头肯定在,脚不在头也肯定不在了。所以你想要这只肉畜的头颅的话,你就只能先买下这双脚丫。」服务员耐心地说道。

  沈康玲低着头想了想,虽说导师对她要求很严厉,但对她的关照也不少,几年下来的收入也存了个七八万,想来买这一双脚也足够了。于是抬头对服务员说道:「这双脚我要了,要带丝袜清蒸的,头颅和鞋子也一起买了,薇薇现宰的那一双你一个人吃吧,我吃这只。」

  这时徐薇听到这话,疑惑的问道:「玲玲,你认识这双脚的肉畜?」

  沈康玲回答的说道:「她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我家对面的那个女孩,岁被父母送去宰杀了。」

  「不是吧,还有这么巧的事,这都能碰到,你们也太有缘分了吧。」徐薇惊奇的说道。

  「是啊,是挺有缘的,小时候我就觉得她穿丝袜子很好看,只是没想到长大了我还能吃到她的丝袜脚。只是怎么还是有点伤心的感觉呢。」

  「哎呀,别想那么多了,这么多年了,还能吃到她的脚你应该感到幸福啊。
  原来你小时候就有丝袜情结了啊,怪不得我们能这么投缘呢,对了,你穿丝袜也很好看呢,我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尝到呢?。」  「死丫头净瞎说!信不信哪天就把你灌醉然后做成酒香烤全女!对了,服务员我能看看这双脚的头颅吗?」
  沈康玲转头对一旁的服务员问道。

  服务员说:「这个,必须要等到你把脚吃完,我们才能从储藏室中取到她的头颅,因为一些运送过来的脚丫为防止配错头颅都由全智能的电脑系统管理,其中有严格的规定,可是没有后门走的哦。」

  「哦,这样啊,那我们现在去看要宰杀的肉畜吧」心里微微有点失望,不过一想到一会就要更精彩的剧情看,沈康玲还是兴致很高的,再说反正一会吃完了也能看到晓雯妹妹的样子了,还是20岁的模样,沈康玲觉得还是很高兴的。
  「请问这位小姐,您需要给这双脚丫拍个照片吗?我们都会让客人在脚丫烹饪之前给脚丫免费拍照留念,看你对这双脚的主人有些感情,拍个照留念下也好。
  只要你到前台付了款,会给你一张打开这个柜子的电子卡,之后拍完照后,我们会送去厨房烹煮」服务员笑着说道。

  沈康玲当然高兴的答应了,对着徐薇说道:「薇薇等我一下,我先去付款。」
  之后沈康玲便来到前台,迅速的付完款,拿到一张电子卡,迫不及待的来到之前的储藏大厅,这时服务员手上拿着一个托盘,手上戴着白手套从沈康玲手中接过电子卡,示意沈康玲在一旁等候。只见服务员走到赵晓雯脚丫的柜门前,小心的打开了门锁,把那双脚丫一只一只的盛放到托盘里,端着托盘送到沈康玲面前。

  沈康玲此时内心非常的激动,她小时候对赵晓雯是有点情愫在里面的,虽然那时候还很懵懂,但是长大后心里隐隐约约总会出现赵晓雯的影子,那双美腿越来越模糊,但是却一直不曾淡去。此时看到记忆中的那双小脚,心里虽然隐隐约约有些疼痛,但更多的是被激动和兴奋所占据,曾经以为失去了的东西,突然出现在面前,而是以这种诱人的方式出现,沈康玲现在激动的都快说不出话来了。
  「这双蹄子是你的了,在烹饪之前你可以随意把玩,这是你的卡,卡上会自动记录的,吃完后再把卡给我,我去储藏室给你把她的头颅取出来。」服务员笑着说道。

  沈康玲有点颤抖地接过服务员手里的托盘,放到面前的桌子上,拿出手机打开录像功能,全方位的给这双脚录了一遍,然后又打开照相机,拍了几张。这时沈康玲伸出右手,拿起赵晓雯的左脚,左手手掌朝上,把右手上的脚丫平放的手掌上后拿起手机仔细拍了几张,用同样的方式把右脚也拍了几张。之后,解开左脚的鞋带,手握住袜口的那根断骨,有力向上一拉,这时整个丝袜脚就出现在眼前了,赵晓雯的脚丫很好看,足弓的弧形很适度,不高不低。大概是因为还没怎么穿过高跟鞋的原因,这双脚上几乎没有什么老茧,晓雯的脚型比较瘦长,看起来脚也比较显小,脚趾甲剪得很漂亮。脱下精美的丝袜,整只脚居然还显出白里透红的健康肤色,看起来秀色可餐。沈康玲拿着脚丫把鼻子凑到跟前闻了一闻,一股很淡的甜香扑鼻而来,咦?这不就是记忆中那个小丫头的体味吗?即便过了近年,整个脚丫摸上去还是很软,但是因为失去了温度,显得很是冰凉。即便是这样沈康玲还是忍不住把脸靠上去,轻轻的在脚背上吻了一下,之后把脚丫靠在鞋子上,因为踝关节还在,所以脚丫是放不稳的,仔细拍了几张,又把脚重新传进鞋子里,用同样的方法把右脚也拍了几张穿好后,示意服务员可以去烹饪了。
  这时服务员把一对脚丫并列放整齐后,用保鲜膜包裹了起来,端着托盘对着客人说道:「你们是要这双脚单独烹饪还是要和一会现宰的脚丫一起烹饪呢?烹饪过程是可以参观的。」

  沈康玲想了一会说道:「那就一起烹饪吧。」  「那好,我先把这双脚送去厨房,一会让一个厨师过来给你们一起烹饪。」

  「好的。」

  「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会,我一会我领你们去屠宰间。」

  不一会儿服务员就回来了,「两位请跟我走吧。」

  服务员带着两人来到了宾馆的大厅前,只见这间大厅里已有一些客人在挑选肉畜。只见每个顾客前对着一个液晶显示器指指点点,神态专一。这时服务员介绍说:「一会你们去前台付款,付完款后会给你一张电子卡,用这个电子卡找一台显示器打开,这里面会不断更新着我们这现宰肉畜的资料,资料还比较详细,你们选好后把卡给我,我带你们去领人。」

  依照服务员的指示,徐薇付完款领了卡就迫不及待的找到一台显示器,把卡插进去电脑自动启动了。徐薇依照分类一一仔细的挑选,约分钟后,徐薇对着沈康玲说:「玲玲,我就要她了!」

  沈康玲凑过头来,看着上面的资料显示:萱萱,女,区公安分局注册为肉畜。
  上面还有一张这个女孩的大头照片,照片应该是被送进来后照的,照片上的女孩留着齐流海,梳着马尾辫(服务员说,现在的年轻肉畜宰杀前都会理这个发型,简单干净)眼神有点迷茫,带点害羞的气质,给人感觉像邻家小妹妹一样让人疼爱。还有几张从不同角度拍摄的脚丫的照片,照片上的她脚上穿着一双粉白彩条相间的棉袜和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整体看上去很可爱。

  沈康玲问道:「为什么选她呢?」

  徐薇道:「呵呵,我喜欢这样的类型,我喜欢这样干净柔和气质的女孩,给人感觉很舒心,而且她头脑还很聪明。」  「头脑聪明?跟这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我还买了她的小脑袋,回家要吃的。」

  「什么?你还要吃他的脑袋?你会做吗?再说人头好吃吗?」

  「当然要吃,我虽然没吃过,但我公司里一些同事吃过,网上有详细的烹饪方法,话说人头好吃着呢,里面有人脑,跟你说啊,人脑可比什么猪脑、猴脑补到了,人脑不仅可以做药,食用后还大补呢,这孩子学习这么好,又只有十来岁,这个年纪的女生头骨发还不完全,不仅吃起来美味而且比成年女性的头更容易加工,所以我当然要试试了。听说有些不法分子,专门去抓学习成绩好的小女生取她们的人头呢。还有啊,这人脸富含丰富的胶原蛋白,多吃可以美容呢,可惜成年女性都会化妆,她们的脸上往往会沉积有重金属和有害物质,所以不能多吃,但小女生就不一样了,她们的脸又嫩又

  「呵呵,那以后我没钱用的时候,我就把赵晓雯的头颅卖了吧」沈康玲开玩笑的说。

  「得了吧,就你那小心思,刚才还那么感伤,为了要她的头颅,都舍得下血本买一双脚丫了,你还舍得卖?好了,我和你啰嗦了,我点确定了,不然一会被人抢走了就不好了。」徐薇急吼吼的在电脑前按下了「确认」选项,只听「叮」
  的一声,卡自动退出来了。这时服务员微笑的走了过来:「既然你选好了,那就跟我来吧。」说完便领着两位上了电梯,到了三楼停下,走到标着

  「这就是你选中的肉畜,你可以近身观看,确认后我们就开始宰杀。」
  徐薇一马当先的冲了进去,只见房间内窗户边坐着一个女孩,见有人进来便站起来转过身,这时徐薇才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中等身材不高也不矮,女孩的骨骼看起来略显纤细,偏瘦,上身穿着一件粉色的衬衣,下身穿着一条紫色碎花的短裙,脚上穿着一双过膝黑棉袜和一双黑色的圆口学生皮鞋,一幅背上书包就能去上学的样子。可惜此时的女孩的脚腕上戴着一副特制的脚镣。
  表情带点悲伤,可能意识到了自己的结局了吧,深黑色的眸子里透出让人怜惜的神光,脸上还有些许泪痕。

  这时服务员对着徐薇介绍说:「她的名字就萱萱,资料想必你已经看过了,你可以和她说说话,最后确认的话,我们就开始宰杀了。」

  徐薇走上前去,对着萱萱说:「小妹妹,很高兴认识你,你是我吃的一个肉畜,你的小脚看起来超级美味,我会永远记住你的。还有我买了你的头颅,回家后自己学着做,放心吧,你这颗苦读了十几年的人脑,我一定会好好把它做好吃掉的,呵呵。放心吧,听说断头机断头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的,不用害怕什么,稍微一闭眼就什么感觉都没了。」

  服务员接着徐薇的话说道:「这孩子昨天下午从来的,我们已经给她清洗了口腔,灌了肠,到现在除了

  小时一杯促进大脑发育的核桃粉,什么食物也没吃。所以呢,宰杀后不会出现大小便失禁的情况了。」

  「你们想得可真周到。」

  「那是必须的,你看到这副脚镣了吗?它是用纳米技术制成的,很轻但非常坚固,比金刚石还硬,而且绝不会伤到脚腕,并且这种脚镣是没有钥匙的,一旦被锁上,除非把脚丫剁下来,否则是没办法取下来的,可防止逃跑。」

  「太好了,萱萱你把鞋子脱下来我看看你的脚。」

  萱萱听到后,无奈地座到椅子上,弯下腰解开左右脚的皮鞋的搭扣,脱下两只鞋子,一双小脚就露出来了,这时服务员上去把萱萱的两只小脚丫捧起来,放到徐薇手中。看到这场景徐薇感觉自己都快湿了,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接过那双美丽的小脚,萱萱穿的袜子不是很厚,却也不薄,小脚丫捏在手里很是温热。
  服务员说她的袜子是没在这里清洗过的,徐薇鼻子凑上去闻了闻,不臭,还带着点很淡的清香味,徐薇想到这个女孩平时应该很干净。

  徐薇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对了,你说你们是断头放血之后,直接把脚丫剁下来的,那剁的时候总会流血吧,这不会弄脏袜子吗?」

  服务员笑着说:「不会的,我们剁的时候会在袜口处套上一层塑料膜,血液是不会影响到袜子的。」

  「那她穿的是过膝长袜,你们是要从大腿处切断吗?」  「没错,为了不破坏袜子的完整性,我们会从她的大腿根部把这双腿整个地切下来」

  「哦!那太好了!我们快开始吧。」

  说完,便让萱萱把鞋子穿上。萱萱听完身子有点颤抖,她可是亲眼看到那些反抗的女孩,头颅被固定在一个中央打着圆孔的桌子上,屠宰师用活活电锯锯开他们的颅盖骨……之后的情节他不敢想象,与其受那样的苦楚死亡,还不如痛快的毫无痛苦的死去,想到了这一点,萱萱便也只好认命了。

  服务员说道:「好的,请这边来」。说完一手抓着萱萱的胳膊,领着两人来到房间内的一扇紧闭的房门前说道:「这就是屠宰室,里面全是自动设备,到时你只需要按下启动开关,机器会自动放血,放血之后,我会把她的脚丫剁下来的,旁边就是厨房,剁下来的脚丫会直接在这里进行烹煮。」

  说完,便从身上掏出一张电子钥匙,打开了这扇门。进门后,两人发现室内光线比外面要暗,但并没有什么血腥味,反而透出一股淡淡的薄荷清香,室内的靠着左侧的墙壁前横放着一台机器,机器和医院里的CT扫描仪差不到,机器外面有张金属床,在金属床的里侧有个舱室,但从外面看不清里面的设置。

  服务员看到他们诧异的目光解释说:「这就是自动断头台,肉畜躺上去后机器会自动启动,床身会向着里侧的舱室移动,到了适当的位置,里面的感应器会自动感应,然后就是启动激光切割器瞬间割断肉畜的脖子,割掉的头颅会从里面的一个轨道滑落出来。之后床身会向上倾斜进行放血,机器有一个专门收集血液的装置,血液不会乱溅,而且我们这也不加工其他的部位,所以不会有的血腥味的。」

  听完后她们才恍然,是啊,这里只是断头和剁脚,想来应该不会太血腥吧。
  这时听到服务员平淡的对萱萱说道:「你自己走到床上去,机器会自动为你固定的,你平躺上去就好,全身放松,不要反抗什么的,你也知道反抗的后果,听话点就什么苦也不会受了。」

  萱萱听完后,低头沉默了一会,默默的走向那个机器的金属床上面,感应到有人,金属床自动调节了高度,刚好方便萱萱便坐上去,之后便慢慢的躺了下去,双脚张开的脚镣的最大位置,两臂垂放在身体两侧。

  这时机器开始自动调节位置,首先,机床在萱萱的手腕、脚踝处伸出四个坚固的固定环,之后床位慢慢升高,等到了一定的高度便停止了。这时服务员说:「准备已经就绪了,这是启动器,一会你只要按下这个开关,床体会向里面舱室移动,等到了位置激光切割器自动感应,便会切下肉畜的头颅,之后一系列都是自动进行的。」说完便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遥控器,上面只有一个绿色的按钮把它递给了徐薇。之后服务员走向萱萱的床边,给萱萱戴上了一个黑色的眼罩。服务员接着说道:「你们准备好了就可以随时开始了。」

  徐薇深吸一口气,目光看向了躺在机器上的萱萱一眼,然后轻轻的按下了遥控器上的绿色按钮。这时只见床体缓缓的向舱室内移动,直到萱萱大半个身体没入了舱室内。突然,萱萱的整个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手脚不停的抖动,手脚上固定的钢环将萱萱的身体紧紧的固定住,同时床体慢慢向上倾斜,倾斜到大概70度的时候停止了,萱萱的身体大概抖动了,约2 分钟左右,萱萱的身体便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了。

  服务员这时说道:「肉畜的头颅已被割下来了,现在是放血过程,大概要分钟左右。」徐薇听完后耐心的等着,多分钟后就看见床慢慢向下滑落,不一会又便成平放的状态。床体慢慢的退了出来,一声轻响后,固定在萱萱手腕、脚踝处的钢环脱落,恢复成初始状态。只见床上一具无头的尸体静静的躺在上面。就听服务员说:「好了,过程已经结束了,肉畜的头颅现在在我们另一端的加工室内,经过清洗、防腐,在你们食用完脚丫后会有人送过来的。现在我们就开始剁脚吧,你们跟我来。」说完便向着萱萱的尸体走去。沈康玲和徐薇跟着服务员上前,走到床边,徐薇目不转睛的盯着床上看,只见床上静静的躺着一具无头女尸,脖子的断口处很平滑,可以清晰的看见里面的大血管和白白的食管,萱萱穿着圆领的衬衣,此时已被鲜血染红,看上去有一种异样的美,徐薇掏出手机仔细的往尸体拍了几张照片。这时服务提着一个工具箱,手上戴着橡胶手套,走到尸体的一侧说道:「现在我们开始剁脚,其实很简单。」说完打开工具箱,从里面拿出一个拖着电线的金属圆环,圆环被安装在一个复杂而小巧的机械结构上,看起来像个后工业时代的艺术品。看到两个女生奇怪的表情。服务员说道:「你们这是第一次看宰杀肉畜吧?这是分解肉畜四肢用的电动液压钳,圆环内藏着很锋利的钢刀,只要一按开关,人体的任何一处坚硬的骨头都能轻松地切下来,力气小的女孩子也可以轻松操作哦。」

  说完便开始工作,只见服务员把尸体的裙子掀起,露出了萱萱洁白的大腿,服务员右手把圆环套在萱萱的大腿根部,左手握住萱萱的膝盖进行调整。然后用力一摁开关,「咔嚓」一声,左腿应声而断,断口处很平滑,周围的肉是红色的,不多的鲜血缓慢地从肉的切口处渗出来,又慢慢从金属床两侧的排血槽流了出去。
  服务员把刚剁下来的腿放在一旁的托盘里,然后又用同样的方法把萱萱的右腿切了下来,最后取下拷在脚踝上的脚镣,把两条美腿用天蓝色的丝带分别从脚裸、膝盖、大腿处捆了三道漂亮的蝴蝶结。最后还用保鲜膜把断口封好,并放在一边。

  做完这些,她又对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的两个女生说道:「你们还要稍等一会,刚切下来的腿还有余血在里面,会影响食物本身的味道。要经过高压换血,去毛等工序才能开始烹饪,二位就请稍等吧。」

  这时房间中间的金属床突然竖了起来,连着那具无头无脚的尸体一起沉到地板里去了,只留下空无一物的房间。「我们这只能保留肉畜的头颅和脚丫,其他部位都是由我们公司的其他部门专门处理的,肉畜全身是宝一点都不能浪费的。」
  服务员说完也端着装有萱萱两条美腿的托盘离开了。

  这时房间走进来一个厨师模样的30多岁的女子,对两个女生说道:「两位尊敬的女士,很荣幸今天能为你服务,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厨房在这个房间的隔壁,器材已经准备好了,两位请跟我过来吧。」说着向门外走去。两女急忙跟上去,来到这隔壁的一个房间,里面都放着一些常见的厨房器具,这时厨师说:「两位可以随意观看,我要开始工作了。」两女眼睛仔细的看着厨师手上的每一个动作,只见厨师从料理台上拿过一个大托盘放在两人面前,把盖在上面的金属盖子打开,一看那细长的脚型就知道是赵晓雯的脚丫了,厨师把这双脚的鞋子脱下来,放在一个白色纸盒内,很像普通的鞋盒,只是更精致些。然后,厨师把两只丝袜脚放在一个大平底盘上。

  这时萱萱的两条美腿也处理好了,被放在一个金属手推车上,由服务员推了进来。

  厨师问道:「请问这双腿是把脚单独切下来处理还是整体处理呢?顺便说一下整体处理的时间会比较长一些,当然上桌的效果也会更好。」

  「切开处理吧!」徐薇这时已经饿得前心贴后心了,自然是能越早吃上小美女的嫩蹄越好。

  「好的。」厨师把萱萱的长袜脱到小腿以下,然后很利索地用液压钳咔咔两下,就把把萱萱的两只小脚丫从美腿上切了下来,和晓雯的丝袜脚放在了一起。
  因为两双脚的袜子都不一样所以很是很容易区分的,沈康玲仔细看了一下,发现15岁的萱萱的脚丫比17岁赵晓雯的脚丫还要大上几分,想必萱萱长大后也一定是个高挑的小美女吧,沈康玲没头没脑的想着。

  这时看见厨师端起那放着四只脚丫的平底盘走到一个大水锅前,里面烧着沸水,打开锅盖,把四只脚一同倒了进去说道:「脚上的因为有肌腱所以很难煮烂,但我们这绝对能让你们吃到可口的人蹄,现在先把脚丫放进沸水里煮,这是初步加工,主要是消毒和去除杂质。」5 分钟后,厨师又打开锅盖,用筛子把脚一只一只的捞上来,放在一个较大的瓷盘上,一盘放一双,因为脚上还穿着袜子,所以除了看上去袜子是湿的,外观是并看不出太多的变化,只是断口上的肉看上去像熟肉的感觉。这时,厨师拿来端着一个大碗走过来,沈康玲看见大碗里盛着一种淡黄色的液体,比较粘稠。

  厨师说道:「这个是我们这里特质的秘酱,把它均匀的注射到脚丫里面,它会自然散开,使脚丫的内部能够充分入味。」说完便拿出一只很大的注射器,在赵晓雯的左脚上,先从脚跟处把秘酱注射进去,再在足底、足背、前掌以及一个个趾头分别把秘酱注射进去,再用同样的方法把其余

  3 只脚也注射完。便说道:「这秘酱不仅是让脚丫入味,还有个作用就是使得肉质紧而不烂,一会我们要把脚丫放进高压环境下烹煮使得肌腱能够软化入口,但脚肉却不会被煮烂,所以这个秘酱是很关键的。其实这个制作过程很简单,最主要的秘密也就在这个秘酱上了。」

  之后,厨师把注射完的脚丫放进一个高压容器内,打开火炖煮。「这个高压容器也是特制的,盖子一关上,里面就会被注入高压氮气,再经过300 度的高温,
即便肌腱再怎么硬,30分钟就能够搞定。」

  接下来对于沈康玲和徐薇而言就是漫长的等待了。在这段时间里,她们好奇地在厨房里东瞧西逛,很快,她们从堆在厨房收纳箱里发现了整打整打的明显被穿过的各色丝袜。「这些丝袜都是从不同渠道收集来的,大多是20岁以下女肉畜的丝袜,通常只要几双这样的丝袜加上特制的调味料和几双普通的女孩肉蹄就可以煮出一锅美味营养的高汤」

  厨师这样给两女解释道。

  「哇,居然用穿过的丝袜煮汤,不会很臭嘛?」沈康玲问道。

  「当然不会了,首先我们选择的基本都是年轻女孩只穿过一两天的丝袜,其次呢经过汤水的稀释和高温的蒸煮,原来的臭味会变成香味哦。因为所谓的臭味只是很浓重的体味罢了,而年轻女孩子们的体味怎么会臭呢?」厨师一边笑着回答道一边看了一眼计时器,「正好!时间到了!」她说着,关掉了炉子,把两双脚取出来说道:「剩下就是最后一步了,把炖好的脚丫放到蒸笼里蒸上「/size 」

  15分钟就可以了。」说完走到一盘的大蒸笼前,打开蒸笼的盖子,里面放着黄豆说道:「黄豆配合脚丫一起蒸很营养,味道也好,再等上一会就可以吃了,你们先去餐厅等候吧。」说完便开始继续工作了。

  沈康玲和徐薇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回到了起先的餐厅,两人都不免有些感慨,短短的个多小时,亲眼看见了一个和自己一样的鲜活的少女被端上餐桌做成食物,两人不免有些兴奋,你一言我一语地交流起来,感觉没过多久,就看到服务员推着一个推车,推车上放着几个用金属罩盖住的大托盘。  服务员上前一边将几个大托盘放到桌上,一边说道:「两位,这是二位点的两份清蒸人蹄和一份香烤大腿圆片。」说完又在每人面前放上了一个托盘,说道:「这是我们赠送的丝袜肉蹄汤,配合脚丫吃很好入口,两位请慢用。」说完把食物都放在餐桌上退了下去。

  沈康玲看着面前的托盘,打开盖子,只见两只冒着热气的丝袜脚丫静静的平躺在托盘里,散发着有诱人的光芒,沈康玲伸手拿起托盘上的右脚,袜子是干的,应该是做好后进行了烘干操作,把脚尖凑在鼻子上闻了一闻,入鼻的都是晓雯的体香,沈康玲忍不住了,从断口处脱下脚丫的白色丝袜,顿时一股更浓郁的肉脚香气扑面而来,沈康玲仔细端详了一会,赵晓雯的脚丫很白嫩,脚丫的外型保持的相当完美,戳了一下脚背,皮肤的质感也很有弹性,五个脚趾的指甲修的很优美,脚趾圆润滑腻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事实上,沈康玲也确实没忍住,把嘴凑上去,张口要下了脚丫的大拇趾,瞬间一股香气弥散在口里,沈康玲咀嚼了几下后吐出指甲盖和骨头,夹了几口小菜下咽。又迅速的把其他四个指头吃了,看了一下对面的徐薇也吃得正欢,便不再犹豫,捧着这只脚丫从前掌处开始啃,整个脚丫啃完后,沈康玲有力在踝关节处一拧,脚丫和小腿上的那一截便被掰开了,骨头被蒸的很脆没用多少力气,沈康玲把小腿肉上的那一截美美的啃完了。
  萱萱的两条美腿被制成了半公分左右一片的香烤大腿圆片,从切口显出的大腿内侧黄嫩的脂肪让人食指大动,可惜已经有四只丝袜脚下肚的两个女生用尽全力也只是一人吃掉了一片而已,剩下的就只能打包带走了。

  沈康玲看了看对面的徐薇也是吃得差不多了。便叫来服务员说道:「我们用完餐了。」

  服务员笑的应道:「好的,两外请跟我到前台处领取头。」之后服务员拿出两个小纸盒,把两双脚丫穿过的袜子分别装了进去。然后带着沈康玲和徐薇走到前台。两人来到前台后,服务员刷了两人手中的电子卡片,然后递过来两个很漂亮的大礼盒,盒子一侧有透明的圆孔,可以看到里面放着的可爱的脑袋:「袋子里说两位购买的美女人头,和肉畜生前穿过的鞋,两位请收好。」

  沈康玲和徐薇接过盒子。盒子质地很硬挺,表面还有漂亮的纹理,拿在手上差不多3 4 斤重,沈康玲把盒子放在桌子上把里面的头颅用双手捧了出来,手上的触感很冰凉。她仔细的看着眼前的这颗美女人头,原来这就是赵晓雯17岁的样子,紧闭的双眼长长的睫毛,想嘴唇很白,应该是整个头颅的血都被抽完了,但是皮肤非常有弹性,一点也看不错像死了年的人,仿佛就是刚刚才死去一样,不得不说这种防腐的效果非常显著。她轻轻捏了捏晓雯冰凉而有弹性的脸庞,接着把目光移向了下方的勃颈处,头颅还残留着大概

  1/3 的脖子,断口处用一种特殊的塑料圆托封住了,塑料圆托正好可以当做人头的底座,可以把头稳稳地放在桌子上。沈康玲往头颅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一下。
  转头看向徐薇捧着萱萱的头颅轻轻的抚摸着,沈康玲看过去,萱萱的头颅和赵晓雯的差不多,只是刚才还见着的活人此时变成一颗冰冷的头颅不免让人感慨。
  这时听到服务员说道:「如果你决定收藏这颗头颅,那么断口处的底座就不要去掉,因为没有圆托的密封,细菌会从断口处腐蚀掉人头。但如果要是食用的话请在去掉底座后1-2 天内食用完。」听完后沈康玲和徐薇把头颅重新把进袋子里装好,在服务员微笑中从走出了赵氏人蹄店。

  一出来徐薇就兴奋的说:「太激动了,天下还有如此奇妙的美味,嘿嘿,等过几天我学会烹饪人头的时候我请你到我家来吃,对了,我们这还有别的卖人肉的餐馆,改天我请你我们一起去吃。」

  沈康玲也有点兴奋:「是啊,赵晓雯妹妹的脚真的很美味呢,反正我是不忍心吃她的头颅的,我要一辈子保存好她的头颅。」

  「你呀,就是死心眼,好了你吃饱了吗?要再去吃点别的什么吗?」徐薇无奈的说道。

  「不用了,刚吃了人蹄再吃别的东西都感觉没那胃口了,感觉其他食物和垃圾食品一样,况且一下吃了这么多,你就不怕体重超标,被拉去做成宠物饲料吗?」
  沈康玲说道。  「你吃得比我多好不好!得,我先送你回去。公主,请上车吧。」

  徐薇拉开副驾的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沈康玲回家后,把赵晓雯的头颅放在卧室的床头,晓雯的那双高跟鞋子和丝袜也放在头颅旁边,沈康玲静静的看着赵晓雯妹妹清秀的脸庞,想着:被别人当做肉畜吃掉会是什么感觉呢?如果是被陌生的人,甚至被一个陌生男人吃掉,也许……也不算坏。她这么想着,突然看到自己穿着黑色丝袜和黑色细跟短靴的长腿,一股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也许,这是欲望?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