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百花盛放·续(同人)】(10)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百花盛放·续(同人)】(10)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字数:12844

因为出场人物多了,未免头晕,列出出场名单:
 一花尊:
 兰花 紫幽兰

 三花主:
 花王牡丹 丹凤宫之主
 花后月季 (未出场)
 花相芍药 (未出场)

 十二花仙:
 梅花   梅吟雪 梅挽香
 杏花   玉杏嫣
 樱花   白妃樱
 桃花   夭夭
 桂花   (未出场)
 菊花   金香蕊
 莲花   何清涟
 百合花 
 杜鹃花 (未出场)
 茉莉花 香莫离(罗刹女)
 水仙花 水仙怡
 海棠花 丘海棠


                            第十章 桃之夭夭
    玉龙山庄庄主吕天定退出武林盟主竞争的消息,迅速在江湖上传开。但玉龙山 庄并未透露吕天定痴呆的内幕,外人只知道他与狂龙一战受伤的消息,纷纷叹息。
    玉龙山庄女主人玉杏嫣,忽然任命管家吕德之子,年纪轻轻的吕瑁为代理管家 ,帮助她打理庄中事务。庄里的人虽然感觉意外,但是玉夫人的命令,他们当然毫 无异议。

    这一天,在空无一人的水雾氤氲的洗衣房里,传出奇怪的声音。那是一个男子 呼哧呼哧的低声气喘,和一个年轻女子咿咿呀呀的轻声浪叫。

    透过浓密的热气,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两具雪白的肉体正纠缠在一起,蠕动不休 。若是此时真有人看见他们,保管会大吃一惊!

    那光着身子的男人,正是近来庄里的大红人——吕瑁。而他压在身下肆意大干 的,竟然是庄主夫人玉杏嫣的贴身侍女玉兰!

    吕瑁插的玉兰娇喘不止,边干边问道:「玉兰妹妹,小弟我干的你爽不爽啊? 」玉兰晃着头娇叫道:「我的哥哥,亲哥哥,你把妹妹我弄的无法自拔了,哦哟哦 哟,不然我会这么听你的话,哟呀,爽死我了。」

    吕瑁大笑道:「好妹妹,告诉我,最近夫人那里有什么动静啊?」

    玉兰继续摇头晃脑的享受着吕瑁的抽插,回答说:「你这厮,就整天惦记着夫 人,哦呀,夫人她,马上就要下令,让外出办事的弟子全部回庄了。你不久,就可 以见到你哥了,哦呀哦呀……」

    因为最近庄里情况不妙,玉杏嫣将所有弟子召回,以防万一,这已在吕瑁意料 之中。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那娇美热情的嫂子金香蕊,他心里真是又高兴又紧张。
    「那夫人最近夜里睡觉有什么异常吗?」他又问。

    玉兰一边哼哼,一边说:「夫人她,好像有些失眠,每天上床都翻来覆去很久 才能睡着……我偷偷看她,好几次忍不住把手伸进自己褥裤中……」

    「哈哈,我的骚美人果然忍不住了吗?」吕瑁大为高兴,对着玉兰一番猛攻, 将她送上高潮……

    第二天下午,庄里的人都在午休。庄外的树林里,却在上演着一出肉戏。
    两个身材绝佳的美男子,正各自将身下的两个美人干的直叫唤。

    人形师胯下的,竟是昨晚被吕瑁干到神魂颠倒的玉兰。阴阳师正大力干着的, 竟是玉杏嫣的另一个侍女木兰!

    一边啪啪的干着,阴阳师一边问:「庄里这几天情形如何?」

    木兰比一边哇哇叫的玉兰要稳重,她一边喘息,一边回答道:「夫、夫人任命 吕瑁那小淫贼当了管事之后,吕瑁每天晚上就借口去她屋里汇报工作,然后就赖着 不走了……到天亮前才偷偷溜回家。夫人她,白天忙的分身乏术,晚上还要被小贼 没完没了的欺负,差点撑不住了。不过好在,这几天吕管家终于能动了,慢慢开始 重新管事,吕瑁就不敢晚上再去夫人屋里了,夫人最近也轻松了许多。只是……我 看夫人最近好像越来越饥渴了,庄主又毫无起色,看着好可怜……」

    想到玉杏嫣那娇柔无助的样子,人形师下身更加胀大了。他对身下的玉兰问: 「吕瑁暂时不敢碰玉杏嫣,所以就重新跟你干上了吗?」

    玉兰脸蛋一红,说:「讨、讨厌,问玉儿这么羞人的事情……那个吕瑁,实在 贪得无厌,只要没有人的地方,他就对玉儿动手动脚。玉儿当初是太单纯,才会被 他破了身子……可是现在吕瑁一求我,我就无法拒绝,哎呀真是羞人……」

    人形师冷笑道:「那小玉儿觉的是吕瑁干你爽,还是我干你爽呢?」

    「好、好讨厌啦!……当、当然是前辈你厉害了……吕瑁那小贼,欺负夫人的 时候还要吃药,比、比前辈差远啦!」

    阴阳师也问:「那吕瑁他哥吕珪怎么样?」

    玉兰却没有吱声,红着脸看向木兰。木兰的脸也红了,小声道:「吕珪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树林里,啪啪啪的声音继续不断响起,好像那两个男人永远不会疲倦。

      ***    ***    ***    ***

    又过了一天。这天早上,玉龙山庄有人来访!

    本来玉杏嫣已经下令,这段时间山庄不接待客人。但是这个人,却不得不接待 !

    因为这是武林盟主的竞选者之一,名震天下的丹凤宫主!

    丹凤宫主虽然是个女子,而且年纪轻轻,却已经做下多件震惊武林的大事。就 说去年,万恶教、巨凶帮、地府门趁丹凤宫主一次下山的时候,聚集十多名一流杀 手联合伏击,却被丹凤宫主一人击败,当场斩杀了地府门的魑、魅、魍、魉四鬼, 巨凶帮的夜枭、秃鹫二护法,还有万恶教的酒、色、财、气四使,轰动整个江湖!
    丹凤宫主的武功实在是深不可测!很多人确信,即使是玉龙山庄庄主吕天定的 一手无敌于江湖的傲天剑法,恐怕也不是丹凤宫主的对手。

    但是丹凤宫主来历十分神秘,江湖中人连她是哪里来的、真实姓名叫什么都不 知道,当然更不知道她的武功是何人所授。不过,有不靠谱的传闻说,她可能是某 个皇家的公主出身。

    不仅武功绝顶,丹凤宫主的美貌,也是惊世骇俗!

    当丹凤宫主走进玉龙山庄的时候,每个人的眼睛都在发光。

    不要说丹凤宫主本人,就是她身后跟着的两位女侍从,气质、容貌便无一不是 极品,玉龙山庄也只有女主人玉杏嫣能够与她们相比。

    左边那位女子,一身劲装,包裹出绝佳的轮廓,身材高挑,两条腿十分修长, 男人们仅仅只是看着她的腿,就会把魂儿勾去。右边那个女子,则穿着轻衣罗裳, 飘飘如仙,尤其那一双玉手,形状如此完美,叫人忍不住想被她摸上一下。

    但是,这两位绝世佳人,与丹凤宫主一比,只能甘当衬托。

    丹凤宫主皓面朱唇,星目琼鼻,乌黑如瀑布的长发、玉柱般光滑的粉颈,无一 处不极美,合在一起更是绝配。她身穿一件大红紧身长袍,胸前一对尺寸惊人的山 峰高高挺起,再往下是矫健的腹部和腰身,隐隐都能看出马甲线!为了便于行动, 她的长袍腰下由四片下摆组成,长到脚踝。走动间,下摆的四个开衩微微掀起,时 而可以看见她被红衣映照的雪白发亮的大腿。而她的气势,更是不论走到哪里,都 立即压住全场。明明她表情淡然,但是谁都可以感觉出她身上散发出的惊人气质!
    就如同一只神圣的火凤凰。

    这样的容颜,这样大胆的衣着,这样夺人的气势,映在人们眼中,就仿佛是一 团烈焰,要让他们的眼睛和心都燃烧起来了!

    玉杏嫣本来就面容憔悴,看到丹凤宫主,更加觉的自惭形秽起来,连忙向她行 礼。

    丹凤宫主却扶住玉杏嫣,用清脆却温柔的声音说道:「杏嫣妹妹不要这般多礼 。我们正要前往天华山参加武林大会,却听说吕庄主的事情,所以顺道前来看望。 」

    「这……」玉杏嫣低头不知如何作答。

    「杏嫣妹妹但说无妨,丹凤自有分寸。何况我和吕庄主也是好友,自然会帮他 的。」

    玉杏嫣眼睛一酸,说道:「丹凤姐姐,实不相瞒,夫君他……之前受了很重的 内伤,这几天伤势未愈便急于练功,终于走火入魔,想不到,竟然烧坏了脑子,变 成了痴呆,我、我虽然治的他的伤,却治不了他的心……」

    听说吕天定疯了,丹凤宫主也是颇为震惊,只能好生安慰玉杏嫣,然后去内室 探视吕天定。

    玉杏嫣带丹凤宫主入内,同时让吕瑁招待丹凤宫两位女侠在外休息等候。
    吕瑁刚才盯着丹凤宫主的眼睛都快出血了,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招呼两位女侠 。这二女也是绝世佳人,叫吕瑁也是心痒难惹,一边给她们倒茶献殷勤,一边偷偷 装作不小心,手中一滑,将一杯茶倒向那轻衫女子。他故意唉哟一声,一伸手就去 抓茶杯,其实是想在她身上揩油。

    那女子稍稍一皱眉,玉手闪电般划了个圈,那一杯茶水,竟然一滴不漏,全都 被弹了回去,倒落回茶杯中!同时,吕瑁的手也被这一招弹了回去。等他回过神来 ,那杯茶已经稳稳的落在了桌上,一滴都没有洒。

    吕瑁的武功在江湖上也算的是名高手了,谁想到这突然一击完全失效,甚至没 看出那女子是怎么手一挥做到的!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女子,武功已经如此之高,真 不知她们的主人丹凤宫主厉害到什么程度,吕瑁被骇的呆了。

    丹凤宫主走到内室,看到一代奇侠吕天定,像个木头人一样呆呆的坐在床上, 情形比想象的还要严重。

    宫主和玉杏嫣小声探讨着,都是束手无策。这时候,吕天定的头却是转了过来 ,看到丹凤宫主,他眼中露出奇异的神情,死死盯住了她。

    「咦?吕庄主他,好像有些反应了?」丹凤宫主和玉杏嫣一时都有些惊喜,走 近了一些。

    忽然,吕天定猛的跳了起来,搂住丹凤宫主,狂吻她高耸的大胸。丹凤宫主和 玉杏嫣都被他突然的下流举动惊呆了,面红耳赤,连忙把疯狂的吕天定扯开。

    「丹凤姐姐……太失礼了,这实在是……」玉杏嫣惭愧难当,点了丈夫两处穴 道,才让他安静下来。

    丹凤却安慰她说:「不要紧的,吕庄主他……神志不清,这并非他的本意。」
    丹凤宫主和玉杏嫣又交谈了一番,别无他法,只有等武林大会召开,向江湖中 的一些奇人异士寻找救治之法。她又劝了玉杏嫣一会儿,便告辞离开山庄了。

    庄外,阴阳师和人形师还在发呆。

    「好个美人!真是极品中的极品!我自问阅女无数,都想象不出,要是干这丹 凤宫主,会有多爽快!」人形师叹道。

    「我现在只想一件事,就是赶快把盘龙伏凤心法练到最高层,然后降服这个绝 世尤物!」阴阳师也有些激动。

    忽然,他们同时感到后颈一凉,猛然回头。

    丹凤宫主赫然傲立在他们面前。

    「怪不的我一直觉得远处有人在悄悄窥视,原来是两个淫贼!」丹凤宫主斜眼 看着他们,冷冷的说。

    看到心中所想的美人就在眼前,两大高手却完全没觉的高兴,反而感到一种前 所未有的恐惧!

      ***    ***    ***    ***

    何清涟赶到了埋藏秘笈之处。

    这里不是什么荒郊野外无人之处,而是一座大城市。

    她十分小心,将头脸都遮住。因为这里离地府门的总坛不远,当初她逃出来的 时候,就是把秘笈藏在这喧闹繁华的城市里,才让地府门的人无从查找。

    清涟来到一处破屋,这里只有断瓦残垣,四周都看不到人。她走到断墙根,翻 开几块砖,挖掉一层土,取出一个褐色的布袋。这时她才松了一口气,打开布袋查 看秘笈是否完好。

    突然,清涟脸色剧变。口袋里虽然有一本书,却不是盘龙伏凤心法秘笈!她拿 出来一翻,竟然是一本春宫图册!不知被哪个色鬼给掉了包?

    何清涟又气又急,丢下那本不堪入目的淫书,四下搜索却无任何痕迹。她心里 发凉,盘龙伏凤心法事关重大,落入邪派手中,将是何等可怕?

    突然,四周呼呼响起风声,几个黑衣人包围了破屋。清涟仔细一看,原来是地 府门头领中的牛头、马面,带着好几个在教中数的上号的鬼卒高手。

    「何女侠,你果然把秘笈藏在这里!赶快交出来,我们可以活着把你交给阎君 。」牛头气势汹汹的说。

    清涟心中一动。她原以为秘笈是这些人拿走的,想不到地府门竟然也一无所知 。他们只是守在这一带等她出现。

    何清涟的武功,当然不惧怕他们几个,但是她无心纠缠,突然出剑,几招逼退 牛头、马面,一翻身出了断墙,往外疾奔。她专走小巷,东绕西拐,一会儿就把追 兵甩掉了。

    突然间,一道黑色人影截住去路,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熟悉的清香。

    「师姐!」清涟一震,被香莫离数剑逼退。

    香莫离堵住巷口,面色如冰:「师妹,我就知道你会来这里。小时候,师父带 我们在这里住过一段时日,两个月前你逃出地府门,特意拐到这里来了一趟,我猜 想你就是把秘笈藏在这城里了。」

    「难怪地府门会在这里设下埋伏等我,原来是师姐你告诉他们的!」

    「不错!今天你插翅难逃。」

    「师姐!你明明记得以前的事,为什么还要帮他们抓我?」何清涟急切的说, 「我们现在无人发现,可以一起离开,地府门就抓不到我们了!」

    「我是记得以前的事,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你知道我喝了孟婆汤,阎君下的 任何命令我都无法违抗。就算他命令我在大街上脱光,让全城的人看,我也只有招 办。不像你,丢下我就可以一走了之。」说着,香莫离露出忌毒的目光。

    泪水在清涟眼中打转,她说:「师姐,我一直都在想办法救你啊!」

    香莫离一声冷哼:「救我?你要救我很简单,把盘龙伏凤心法交出来,我去带 给孟婆,让她给我解药。」

    清涟急的眼泪就要掉出来了:「师姐,秘笈真的不在我这里啊!」

    香莫离咬牙道:「我就知道,你是早已把我这个师姐抛弃了,竟然还恬不知耻 骗我说要救我!贱人!我恨不的一剑将你刺死,不,我要活捉你回去,看你被那些 肮脏的教徒、囚犯轮奸!」

    香莫离的剑如疾风骤雨般攻了过来。何清涟不得已挥剑与她相斗。虽然何清涟 的剑法略高于师姐,但是她却下不了狠手,相反香莫离却是毫不留情,痛下杀手。
    后面追兵也赶到了。牛头、马面立即赶上,加入围攻。面对三个高手,何清涟 也颇为吃力,一番激战之后,咬牙全力攻击牛头和马面,将他们逼退数步,包围圈 打开了一个口子。清涟朝那空隙就冲了出去。

    但是她分神的瞬间,香莫离在背后出剑,刺中她小腿。「师姐!」清涟哀叫一 声,忍着刺骨之痛,跃上房顶,施展轻功全力逃走。一路上洒下一串血迹。

    香莫离下令道:「哼哼,她已经中了我的毒,跟着血迹追,看她能逃多远。」 她身为罗刹女,在这里地位最高,牛头、马面等人立即遵命。

    而在远处一座高塔之上,还有一人在观望。那人正是地府门密探之首——夜叉 。夜叉看着香莫离,自言自语道:「本来还担心罗刹女会不忠于我教,不过现在看 来,大可放心了。」

    清涟仗着自己对街巷的熟悉,暂时摆脱追击,从裙边撕下一块布包裹住伤口。 比伤口更糟的是,她的内力慢慢提不起来了!「啊,难道师姐的剑上有毒!」清涟 大吃一惊,「糟糕,师姐如此绝情,竟不留一点生路吗?」想到当初和香莫离如此 亲爱,清涟悲伤莫名。但眼下没有时间难过,必须立即设法脱身。

    她正在寻思往哪里潜行,忽然发现,四面八方都有地府门的人包抄过来,看来 他们埋伏在城里的人马都聚集到这里来了。

    前、左、右都没什么遮挡,只有背后是一座很大的院落,耸立着一座高大华丽 的楼房。清涟来不及多想,一翻身跃到了那高楼之上,就近挑了一扇窗户跳了进去 。

    里面是一间典雅舒适的房间,散发着脂粉和熏香的气味,安静的没有一点声响 。

    清涟正茫然四顾,忽然背后响起一个女声:「喂,你怎么从三楼的窗户进来的 ?」

    清涟吃了一惊。以她的功力,竟然没发觉这屋里有人,这说话的女人,定然身 怀很高的武功!她一扭头,见前面长椅上正斜倚着一位女子。

    这女娃儿一副慵懒的表情,眉目流转风流无限,美貌不可方物。额间绘一朵桃 花,樱唇微翘,别有一种销魂的性感。更令人心跳的是,她身上只有一件半透明的 纱衣,半遮半掩,露出香滑的肩头和玉腿,丰腴圆润,肉感十足。单论姿色,何清 涟倒是不比她差,可是要比魅惑诱人,清涟就差了她一截。

    何清涟警惕的问:「你是谁?这是哪儿?」

    那妖艳的女子咯咯笑了起来:「这楼外挂的万春楼三个字匾额这么大,你却看 不到么?」

    「这里是……万春楼?」清涟呆了呆。万春楼是这一带大大有名的青楼,有名 到连何清涟都听说过。来这楼里买春的顾客,上至达官贵人,下至江湖人士,却从 无人敢惹事生非,因为万春楼的后台有极大的来头。另一方面,万春楼的服务实在 是好,不论想要什么样的姑娘,浪的、矜持的、成熟的、稚嫩的、环肥燕瘦、平胸 巨乳……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而且姑娘们个个技术高超,热情周到,保管客人爽歪 歪满意而归。

    「那你……是妓女?」清涟红着脸问。

    那女子却一点不害臊,说:「没错啊,我就是万春楼的头牌——夭夭。」
    清涟暗想,怪不的这女子这般貌美,原来是万春楼的头牌!万春楼佳丽足有上 百,要一枝独秀何其难。更让人惊奇的是,夭夭还身怀很高的武功,以她这般本事 ,为何会在青楼之中卖身?

    夭夭美目一转,问道:「姑娘你受伤了,莫非是遭人追杀么?」

    她的眼光好毒,一眼便看出了自己的境况。其实青楼女子,都很擅长察言观色 ,投客人所好,夭夭是万春楼头牌,更是高手。清涟想了想,干脆将自己的身份和 被地府门追杀的事情和盘托出。

    「哦,原来你就是击杀地府门副门主鬼王的何女侠!」夭夭不但没有紧张,反 而高兴起来。倒是何清涟愣了愣:「你是如何得知此事的呢?」

    夭夭笑道:「这里可是青楼,各种消息,不管朝廷的、江湖的,都会很快在这 里传开。更何况这几个月,何女侠的事迹早就传遍江湖了。」

    何清涟见夭夭毫无敌意,也是松了一口气。

    地府门众暗中包围了万春楼。「这周围已无处可躲,何清涟肯定就藏在万春楼 里。」罗刹女香莫离恨恨的说。

    想到万春楼里的诱人美景,牛头和马面都跃跃欲试:「那我们何不进去搜查? 」

    「不可!」忽然间,夜叉从天而降。如今在教中,夜叉和罗刹女地位相同,但 夜叉资历更高,说话更有分量。「这万春楼里人多房多,搜查太难,反而会被她趁 乱逃走。而且,万春楼的后台十分强大,我们不可随意招惹。」

    「那……我们怎么抓到何清涟呢?」

    夜叉说:「多派人手,将这万春楼彻底监视起来,每一个出来的人、每一辆离 开的马车,都要仔细检查。何清涟肯定不会在楼里待多久的。我们就等她出来自投 罗网!」

    夜叉的布置,众人都觉不爽,但是命令不能违背,他们也只有照令行事。
    万春楼三楼上,夭夭倚在窗口,眼睛迅速扫了几下,走回屋内,说:「果然, 他们在楼下布了包围网,守株待兔呢。」

    清涟大感焦急:「不行啊,我急着回去救人,不能在这里久待的。」但是,她 体内毒性越来越强,现在已经几乎用不了内力。这种毒药清涟在地府门中见过,名 叫「定魂散」,虽然不会伤人身体,但是却会锁住内力,是地府门用来对付囚犯用 的。现在她不但无法动武,而且连轻功都使不出来,这样出去,只要两个小兵就能 将她擒住。这该如何是好呢?

    夭夭对清涟大有好感,也帮她想办法。然而两人想了几个法子,都觉不行。
    这时,房门口的铃铛突然急促的响起来。夭夭一听那叮叮当当的铃声,立即站 了起来。

    「啊,有什么事?」清涟问她。

    夭夭掩嘴笑了笑,说:「这是楼下在通知我,有生意到了。」

    「你的意思是,你要……」清涟忽然想到这里是妓院,顿时脸红了起来。
    夭夭说:「清涟妹子,你须找个地方藏起来,不要被人看见。」她想了想,打 开了衣柜,让何清涟钻了进去。这柜子里面十分宽敞,各式衣服极多,厚到绒衣, 薄到几乎全透明的丝衣,看的清涟脸又红了。

    夭夭说:「清涟妹子先委屈你在里面躺一会儿。」清涟连忙钻进衣柜,侧身躺 下。夭夭将门关上,便轻轻扭动腰肢,向门口走去。清涟将衣柜悄悄打开一条细缝 ,向外窥视。

    如果是地府门的人进来,她就拼死一搏,绝不连累夭夭。

    不一会儿,房门打开,一个男人急急忙忙冲了进来。清涟从门缝里一看,这男 人显然不是武林中人,穿着奢侈,身材肥胖,想来是一个大富豪。

    那男人一见到夭夭,就激动的搂住了她,一顿狂亲。夭夭被他亲的气喘微微, 媚声道:「钱员外,不要这么急嘛!夭夭又不会逃掉。」

    那个钱员外却急吼吼的说:「夭夭,都三个月不见了,宝贝可想死我了。都是 我家那母老虎,每天盯着我像抓贼似的。今天好不容易她跟几个富太太吃酒去了, 我才抽的这一点空闲来看我的宝贝,怎能不急?」

    钱员外在夭夭身上一阵急扒,夭夭身上本来就只有一件轻薄的纱衣,被他几下 就扒了个精光,露出丰润油亮的粉色肌肤,一双豪乳一下子从纱衣里蹦了出来,这 才看出究竟有多大!那娇美无比的身材,连何清涟都感到怦然心动。

    清涟意识到了那钱员外要干什么,面上发烧,闭上眼睛将头钻入衣服堆里。可 是,眼睛虽然看不到了,耳朵里却真真切切传来外面的声音。

    不一会儿,外边就响起钱员外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夭夭也随之发出「啊!啊! 啊!啊!……」的连声大叫。

    清涟心中乱跳,心想这钱员外虽然身材肥胖,却不见的有多少力气,而且听他 挺动撞击的速度也不快,为何夭夭会有这么大的呻吟呢?(天啊,我这是在想什么 啊……)清涟一阵心慌意乱,但是却不由自主的悄悄睁开眼睛,透过门缝看去。
    只见钱员外赤条条的肥大身体狠狠压在夭夭身上,吃力的耸动,肥脸憋的通红 。夭夭娇小的身躯被他压在下面,一对豪乳被压成了两个鼓胀的肉饼,却仍然像水 蛇一样扭动着身躯,一下一下迎合着钱员外的撞击,分明是在主动索爱!

    夭夭张着嘴,发出各种销魂的叫声,而且还面带笑意!清涟忽然明白了,这不 是钱员外的床技了的,而是夭夭故意做出这番放浪的举动,挑动他的性欲。钱员外 本来就急色,再被夭夭的浪劲一激,更加心如火烧,拼着老命大操特操。

    清涟虽然见过自己师姐、百花谷的姐妹们在淫贼身下淫乱的样子,但是她们都 是被男人挑逗之后才渐渐现出淫态,就是说,她们都是被动发情的,可以说她们浪 ,但是不能说她们骚。但夭夭就不同了,这个钱胖子不论模样、人品、手段,都完 全不会让清涟产生性欲,夭夭却可以如此投入的与他交欢纵淫。她这是第一次见到 如此骚的女人。

    那钱员外身体胖弱,哪里经的住夭夭这般手段,不过抽插了上百下,就气喘如 牛,嚎叫一声,直挺挺射入夭夭体内。夭夭随着他的动作嗷嗷直叫,实际上根本未 被挑至高潮。

    钱员外重重倒在床上,唉声叹气。清涟一看,他的那玩样儿不过才阴阳师的一 半大小,更比不上王烈和阎君了。她突然面红耳赤,自己现在是怎么了?怎么尽往 男人那东西想呢?

    钱员外叹道:「夭夭小宝贝实在太销魂,可惜才这么会儿功夫,不能尽兴呢! 夭夭你想个法子,让老钱我好好爽快一番,我多给你赏钱。」

    夭夭轻笑道:「我可不在乎什么钱……」忽然,她的头轻侧,眼珠一转,说道 「不过,看钱员外如此诚意,今天便让你玩个够。」

    说着,夭夭翻身起床,搬过一个摇椅来,让钱员外躺在椅上。

    然后夭夭双手抓住扶手,跨坐在钱老板胯上,一只手扶起他软绵绵黏糊糊的肉 棒,张开肉穴,便纳了进去。

    清涟好生吃惊。她只知女子在床笫之间,从来都是被动者,任由男性摆布。私 处幽门,也是男人开启、填塞,即便情动火热之时,那花瓣儿也是稍稍张开而已。 然而夭夭的檀口竟然可以自行张开,简直和嘴巴一般,将男人的阳具一口吞入。
    夭夭一推摇椅,椅子便前前后后摇动起来。钱员外不需花费一点力气,下体便 在摇椅带动下一下又一下向上拱起。夭夭又不断扭动腰肢,钱员外只觉的自己的肉 棒被夭夭的蜜穴紧紧裹住,还一阵一阵的蠕动,好像在揉捏他的阳物,滋味妙不可 言,爽的哦哦直叫,不一会儿,那软绵绵的肉棒就在肉穴的蠕动中再度硬起,比刚 才胀的更大!

    摇椅吱嘎吱嘎摇个不停,一男一女不停的被抛上抛下,一起乱叫连连。清涟在 衣柜中暗想,这夭夭这么会玩,和那花样迭出的阴阳师倒是天生一对。想着想着, 忽觉下身微有湿意,面红耳赤,连忙又蒙住头不敢再看。

    突然,她听到窗口发出一个极其微小的声响。她心中一动,再次睁开眼,小心 往窗口方向看去。

    果不其然!只见一个灰衣男子悄悄从窗口跃了进来,躲在一根柱子后面,向屋 内窥视。这个男子长相颇为英俊,目光炯炯,武功不差,但是清涟却不认的,显然 他不是地府门中人。

    男子也不入内,就无声无息的盯着里面的两人上演血脉喷张的淫戏。

    这会儿,连夭夭都真正动了情,一边主动在钱员外身上摇摆,一边奋力推动摇 椅。晃动起伏之中,夭夭的一双大奶尽情抛动,简直要从身上飞出来。光溜溜的脊 背上布满汗水,看上去亮晶晶的无比诱人。

    「哦啊……哦啊……钱员外……原来你也可以这么强……哦哦……夭……夭夭 被你抛上天……呜哦……掉下来……你的鸡巴戳到夭夭肚子里去了……哦啊……员 外好棒的鸡巴……夭夭的小骚屄要被你操裂了……哦哦哦……太刺激了……夭夭的 大奶子,都拍到自己的脸上来了!……啊啊……」

    偷窥的男子眼睛睁的老大,努力抑住呼吸声,一只手往下探,竟把自己的阳物 从裤子里掏了出来。

    天啊,难道他要……清涟今天看到的新奇事情实在太多,她都快无法思考了。 只见那男子看着夭夭跃动的娇躯,英俊的脸胀的通红,一只手奋力的撸起自己的肉 棒来。里面夭夭越叫越浪,越叫越凄厉,男子似乎觉的一只手都不够了,两只手一 起撸了起来!

    「哦啊啊!!……哦啊啊!!……员外,夭夭顶不住了!!……夭夭要飞出去 了……员外,使劲插!使劲操!把夭夭插裂吧!把夭夭顶上天去吧!……啊啊哦哦 !!……上天了!!!」

    夭夭一阵急促疯狂的扭动,腰肢仿佛弹簧一般,用飞快的速度在摇椅上吞吐钱 员外的肉棒,终于长嘶一声,长发飘舞,身体仰成了弓形,嘴巴大张,死死拽着摇 椅,高潮了!

    清涟目瞪口呆,夭夭竟然真的和这个丑陋的男人干到了高潮!更震惊的是,那 个双手自wwW.01Bz.net慰的男人也按捺不住,一顿狂撸之后竟站了起来,走到背后,嘶吼了一声
 ,一大股精水从阳具喷出,都洒在夭夭光洁的背脊上。

    钱员外正爽到魂飞天外,根本没注意面前有人。突然,夭夭纤指闪电般点了他 几处穴道,钱员外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头昏了过去。

    夭夭软软的从胖子身上爬起,被那男子一把抱住。「夭夭,你的表演实在太精 彩了!竟然能和这个老胖子都玩到出水,你果然是我见过的最骚最淫的女人!」一 边说着,他的手已经不老实的捏起了夭夭的大屁股。

    夭夭轻轻喘息着,伏在他身上,嘟着嘴抱怨道:「哼,你这个臭男人,还好意 思说别人。你把自己老婆送人也就罢了,还喜欢看别的男人干我!我又不是你什么 人,你干嘛想让别人操我呢?」

    男人亲吻着夭夭的脸颊,说:「这就不对了,夭夭怎么会不是我什么人呢?夭 夭是我最爱的人儿啊!」

    夭夭轻轻扭动着身躯:「讨厌,爱我的人多的是啦,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 少,快放开我啦。」

    男人正情欲高涨,抱着夭夭哪里肯放:「夭夭,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回山庄去 了,你就再伺候我一回,我保证让你快活到死。」

    「你要……回去了?」

    「是啊,听说是我们庄主出了事,所有在外弟子都必须回去呢。以后恐怕要一 年半载才能见你一回了。你就让我好好爽一把吧……」说着,男子的动作越发猛烈 猥琐。

    「可是、可是有人正看着我们呢……」夭夭使劲推开他。

    男子笑道:「那胖子被你点了穴道,人事不省,我们就是坐在他身上干,他也 不会发觉呢,哪里有人看着我们?」

    「你怎么知道只有我们三个人?」夭夭微微一笑,走到衣柜门口,轻轻一拉, 一个斜握的绝色美人赫然出现在眼前,低着头不胜娇羞。

    男子吃了一惊:「啊,夭夭你屋里怎么藏了一个仙女?」

    清涟手足无措,不知夭夭为什么会把她拉出来,尴尬的要死:「夭夭,你、你……」

    夭夭笑道:「清涟妹子,你不是想到玉龙山庄去么?我刚刚想到了离开这里的 法子了。你可知这位帅哥是谁?」

    清涟一脸疑惑,夭夭介绍说:「他就是玉龙山庄在本城的总管,吕珪。」
    「哦,原来是吕少侠。」清涟向他行礼,但是内心却在疑惑,这玉龙山庄的总 管,为何会偷偷摸摸来狎妓?刚才夭夭说他把自己老婆往外送,又是什么意思?而 且,这吕珪一双贼眼贪婪的在清涟身上看来看去,看的她心慌。

    「夭夭,你说有办法让我逃出去,是什么办法?」清涟问。

    夭夭拉住她的手说:「我们万春楼的姑娘,并不是总待在楼里不出去的。有些 客人不喜欢在这里做,或者玩的还不尽兴,就会带姑娘回家去继续耍。」

    吕珪哈哈笑道:「夭夭是让我带这位何女侠出去么?」

    「没错,我去叫一辆马车,让清涟妹子假扮万春楼的妓女,由吕公子你带出去 ,这样就能避开地府门的追杀。」

    吕珪道:「吕某乐意效劳!只是,管事的问起,我带出的是谁,这该如何说呢 ?」

    夭夭想了想说:「双双正在大堂跳舞,姗姗今儿不在,正在陪一位达官贵人, 丝丝倒是无事,那清涟妹子就假扮丝丝好啦。」

    「可是,管事查看起来,何女侠也没法变成丝丝的模样啊。」

    夭夭一笑,说:「只需让清涟妹子蒙住头,不让管事看脸就行。」

    「管事真的不会看吗?」

    「平常是肯定会看的,只是有一种情况就不会。」

    清涟好奇道:「什么情况下呢?」

    夭夭掩着嘴笑道:「当然是客人和姑娘正在车里做爱的时候。」

    「啊!」清涟面红到耳根,「这、这怎么可以……」

    夭夭笑着,伸手一探清涟裤底,说:「清涟妹子的底裤为何湿透了啊?」
    「啊,那、那是……」清涟这才想起,刚才看着夭夭与钱员外在摇椅上大干, 吕珪在柱子后面撸管,不知不觉间下体已是湿了一大片。她羞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 进去……

    两柱香的时间之后。

    一辆马车驶到大门口,走在马车旁边的赫然便是万春楼头牌夭夭。

    管事的六叔看到夭夭,连连点头哈腰:「夭夭姑娘竟然亲自相送,不知是哪位 大官人回府啊?」

    夭夭回道:「是玉龙山庄吕总管。」

    「那么是哪位姑娘伺候着哪?」

    「是丝丝姑娘。」

    六叔一听,马车里正传出喘息之声。他小心掀开帘子一角,立即看到一幅淫靡 的画面:车里有一个精壮的男子,一个身材绝美的女子,全都赤条条一丝不挂,正 忙着做那不知羞耻的事情。女子似是十分害羞,将头钻进了被子里,然而粉颈往下 全是全无遮掩。她趴在马车里成狗爬式,双腿分开,雪臀高翘,那男子跪在她身后 ,抱住她的屁股,正一下一下有力的把肉棒顶进女子体内,干的那美女身躯颤抖不 止。

    六叔微微一笑,挥挥手示意车夫快走。车夫一扬鞭,马车飞驰而去。

    夭夭舒了一口气,缓缓走回楼里。忽然,一道人影从门口闪出,拦住她的去路 。夭夭一惊,随即发现,面前拦路的竟是一个面色如冰的英姿美人!夭夭一眼看出 ,这个姿色即使放在佳丽如云万花楼中也算的上是前几名的美人,原来是吕珪的妻 子,玉龙山庄「金刀玉女」金香蕊。

    金香蕊冷言冷语问:「我男人在哪里?是不是跑到你这儿来了?」

    夭夭笑道:「金女侠如何知道,吕相公在我这里?」

    金香蕊咬着嘴唇说:「哼,我早就知道吕珪被你这妖女迷的七荤八素的,明天 我们就要启程离开,他肯定回来跟你道别,顺便、顺便……」说着说着,金香蕊的 脸刷的红了。

    夭夭何等眼力,金香蕊的心思已经看出了七八分,咯咯笑道:「吕夫人武艺高 强,又有如此的美貌,妹妹我也甘拜下风,吕相公守着家中娇妻,哪里会想到我这 么一个妓女呢?」

    金香蕊脸红的透亮,散发出能让男人沉醉的妖娆,如果夭夭是个男人,只怕就 忍不住想扑上去了。「你、你难道不知道,吕珪他……他的癖好……他、他只怕最 爱的人,就是妓女吧……」

    看着金香蕊无奈的样子,夭夭暗暗同情。她对吕珪的了解,只怕还在金香蕊之 上。她温言劝慰金香蕊,告诉她吕珪确实是回去了,还带有一位客人。

    两人正在交谈,忽然看到六叔从楼里醉醺醺的踱了出来。

    夭夭忽然觉得诧异,问道:「六叔,你不是在门口查岗么?什么时候进来的? 」

    六叔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在门口了?今天有几个好友来访,我一直在楼上 喝酒,门口让阿七代我看着呢。」

    夭夭惊叫一声:「啊!不好!」

    马车里,吕珪兴奋的猛插何清涟的小穴,清涟身下早已春潮泛滥,啪啪啪的水 花直溅。清涟浪叫连连,也不管马车外面有没有人听到。

    吕珪使劲搓揉着清涟胸前的两团美肉,大笑道:「何女侠,你刚才上车前还扭 扭捏捏不情不愿的,想不到这身体却是这般贪欲,才出来数里,已经泄了两回,简 直比万春楼的妓女们还要淫浪饥渴啊!」

    何清涟多日未曾与男人交合,心中压抑的性欲被吕珪彻底释放,尽情放纵着, 完全不是刚才的清高女侠形象:「啊啊……清涟……清涟本来就是天生媚体……平 时矜持……啊啊啊……一被干就原形毕露了……又被地府门恶贼强奸……然后又被 淫贼日夜调教……啊啊啊……我……我还要……吕少侠……吕哥哥……啊啊……清 涟……清涟已经不是清纯的女侠了……清涟已经是人尽可夫……比夭夭……比妓院 的妓女还要淫荡啊……啊啊啊……我又要丢了……啊啊啊……」

    就在两人即将一同攀上顶峰的时刻,突然哗啦一声,马车车顶被整个掀开!
    两人僵在那里,快感戛然而止,那种感觉真是难受无比。

    何清涟惊叫了一声:「师、师姐……」

    香莫离大喝道:「不要叫我师姐!你看看你,现在变的多么下贱!」她一个巴 掌,重重扇在何清涟脸上。清涟现在使不出内力,被一巴掌打的头昏眼花。

    吕珪急忙从清涟体内抽出还硬着的鸡巴,尴尬的问道:「你、你是谁?」
    「地府门,罗刹女!」

    「啊,地府门!」吕珪大吃一惊,「可是你们怎么发现清涟在这辆车里的?」
    这时,又一个人跳上车来,竟然是刚才万春楼门口的管事六叔。但是他一把撕 掉了脸上的易容,露出一张阴森森的脸。「愚蠢!你以为不把脸露出来,我就认不 出了吗?你忘了腿上被罗刹女刺的那道剑伤了吗?」

    这个男人,就是夜叉。

    何清涟这才想起,她腿上还留着伤口,只是刚才被吕珪一顿猛干,七荤八素, 把这事给忘记了。结果被伪装成六叔的夜叉一眼看穿。

    吕珪急忙抽出马车上的佩剑,与罗刹女激战起来。但是他的武功本就不及罗刹 女,加上现在样子十分狼狈,十成武功发挥不出六成,不一会儿就被一脚踢倒。而 何清涟根本没有抵抗力,被夜叉轻轻松松擒住。

    夜叉下令:「何清涟带回总坛,这个男人,照例杀了灭口。」

    吕珪急忙喊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玉龙山庄吕珪!」

    夜叉看了他一眼,有些意外:「哦?你就是玉龙山庄大管家吕德的长子,未来 玉龙山庄的管家接班人吕珪吗?」

    吕珪大喊道:「没错!我家主人可是武林盟主候选人,你们要是杀了我,就是 武林公敌!」

    夜叉大笑起来:「我们地府门什么时候不是武林公敌?不过这个人先留着,我 想他对我们有用处。至于何女侠么……」夜叉看着昔日大闹地府门,威风凛凛的何 清涟,现在却只能在他手中光着身子瑟瑟发抖,「只要把你活着带给阎君就行了, 我们会让你后悔生出来!」

    白玉芙蓉面色苍白,她知道接下来等待她的将是前所未有的噩梦……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